中紀委反腐發力之下,一些市委書記深刻感受到了“為官不易”。放眼全國,近一段時間,市委書記密集落馬,著實讓人眼花繚亂。
  □任鵬
  據中紀委監察部網站15日14時39分消息,山西大同市委書記豐立祥涉嫌嚴重違紀,目前正接受組織調查。
  另一則最新的涉及市委書記的消息發生在豐立祥被查前一天。多家網站客戶端推送了茂名市委書記梁毅民涉嫌嚴重違紀正在接受調查的消息,並點明梁毅民是茂名窩案後,繼前任周鎮宏、羅蔭國之後落馬的第三個市委書記。這與三任市委書記接連落馬的太原如出一轍。
  微博用戶@馬躍成在自己微博上發出聲音:太原之後,有茂名,市委書記成危險職業?太原和茂名雖相隔甚遠,但在市委書記的倒掉上,卻有著相似性。除了陳川平,此前的兩任市委書記也先後落馬。
  據《第一財經日報》不完全統計,十八大之後至少有23個地市以上的“一把手”或者曾長期擔任地市以上“一把手”的高官落馬。其中,有7名官員落馬時擔任市委書記職務。透過市委書記落馬的節奏來看,現一階段的反腐新動向似乎已經形成,那就是整飭官場“一把手”,尤其是地市級別。
  儘管官方對此並無直接表態,媒體也少有評論,但書記們落馬前的反腐表態還是備受關註。
  豐立祥最後一次出席公開活動是在10月11日,活動主題正與反腐有關。當天,豐立祥主持召開大同市委常委會(擴大)會議,強調要進一步加大查辦案件力度,大同不能掉隊、不能落後。
  來自《新京報》的報道顯示,遵義市委原書記廖少華任職期間,曾在一年裡九談反腐,甚至帶著領導幹部到監獄里進行警示教育,稱應“多讀紀檢監察機關的辦案紀實”。
  觀察到落馬市委書記的“兩面”,“四川在線”提出一個目前仍待破解的話題:“邊喊反腐邊腐、邊升遷邊腐”的死結咋破?
  說到這裡,必然涉及“一把手”權力過大的問題。《法制晚報》梳理地方紀委及省委“一把手”參加中紀委網站訪談發現,多數人都對目前反腐工作中存在的問題進行了剖析:腐敗現象高發的重要原因是權力制約監督不力;權力過分集中,少數“一把手”凌駕於組織之上,輕則“一言堂”不民主,重則搞腐敗。同時,權力運行不公開,暗箱操作和潛規則盛行;制度漏洞較多,不配套、不具體、不適用。
  新華論壇的網友則發出“山西太原三任市委書記倒掉的原因究竟是什麼“的疑問。顯然,這位網友對太原官場的觀察更接地氣,“現實情形是,作為市委書記,甚或縣委書記,實際上與民眾、社會基本上就完全脫節了——市委書記在市委辦公室里、在市委大院里究竟幹了什麼,沒有人知道。”
  疑問之後,答案指向了外部監督的缺失,“‘從嚴治黨,從嚴治吏’不僅包括對黨員幹部的管教與嚴格約束,更重要的,是要有來自黨內黨外以及政府內外、社會民間的嚴格監督與制約。”
  如何對“一把手”的權力進行限制?人民網解釋得比較清楚:“一把手”限權其實由來已久,十七屆四中全會便涉及到官員的選拔和“一把手”的權力分配。十八屆三中全會通過的《中共中央關於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更是提出要強化權力運行制約和監督體系,明確要求加強和改進對主要領導幹部行使權力的制約和監督。
  借助專家的分析,人民網指明瞭未來的方向,“下一步需要進一步確立‘一把手’限權明確的規程,只有這樣,‘一把手’限權才能趨於成熟,全國範圍內的推行才能成為可能。”
  反腐進行到現在的階段,人民群眾對反腐有著更大的期望值,而腐敗問題短期仍難根治,矛盾的存在使得反腐有著更大的壓力、挑戰和動力。
  本稿件所含文字、圖片和音視頻資料,版權均屬齊魯晚報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授權不得轉載,違者將依法追究責任。  (原標題:市委書記接連落馬)
創作者介紹

kklwhsolvykrh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