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社林芝6月7日電 題:西藏還俗高僧的別樣“修行”
  中新社記者 趙延
  藏傳佛教格魯派“格西拉讓巴”學位作為顯宗修行最高成就,多數僧人往往要耗費半生精力去苦修。色日僅在入寺8年,22歲時便取得這一成就,而他還俗後的“修行”故事更讓人稱奇。
  第一次見到色日,是在西藏林芝地區林芝縣唐地村。走進色日家,便看到一片鬱郁青青的草地,狗兒搖著尾巴從草地上跳起來迎接主人的到來。五彩雕花的門窗,迎風飄展的香布,這是一座典型的藏式別墅。
  色日家客廳的牆壁上懸掛著一幅幅精緻的度母唐卡畫像,插滿酥油花和裝滿青稞的切瑪盒(藏族節慶吉祥物)端放在柜子上,32寸液晶電視機播放著歡騰的歌舞。
  客廳一角有個精緻的藏式相框格外吸引人,裝裱著一張寫滿藏語的紙張。色日輕輕拿起相框如同對待珍寶一般,“這是我22歲那年獲得的格西學位證”。
  色日原是拉薩墨竹工卡縣人,因為從小對佛法感興趣,14歲進入藏傳佛教格魯派祖庭修行。經過8年的潛心苦修,他通過了藏傳佛教顯宗最高學位格西拉讓巴考試。這是類似於現代意義上的博士學位。
  原想在佛學上有一番作為的色日,卻突然接到母親生病的消息。色日的姐姐腿有殘疾,行動不便,常年靠母親撐起整個家庭。現在連母親都病倒了,這讓遠在寺廟的色日寢食難安。最終,他決定還俗,代替母親照顧家人。
  “佛法是用來普度眾生、濟世救人的”,雖然離開寺廟,但是上師對色日在佛法上的教誨,他一刻也沒有忘。在寺廟曾鑽研過藏醫知識的色日,開始從事採挖藏藥的生意。
  色日說,藏藥生意一做就是十多年,期間,他還與村裡的40戶村民共同出資成立了菜籽油加工廠,帶領唐地村村民致富。由於長期上山採挖野生藥材,破壞了植被、也不利藥材的可持續發展,這讓色日經常反思自己。
  為此,他去年承包了村裡的30畝地,用其中的15畝來試種野生藥材,並把當地的土壤樣本送到拉薩分析,並讓藏醫專家實地對藥材的藥性和生長習性進行指導。
  不久前,色日又在村裡承包了其他村民百餘畝的土地種植天麻、紅景天、瑪咖、靈芝等珍貴藏藥,每年向村民支付每畝700元人民幣的費用。
  自己漸漸富裕起來,色日並沒有安於現狀。考慮到村裡部分因為種種原因而不能外出打工的留守人員,日子過得清苦。於是,色日每天每人按100元人民幣的標準,輪流雇佣他們到地里幹活。
  村裡有人見到色日從事藥材生意賺錢了,也紛紛加入到了藏藥種植的行列中,色日便主動給他們種植方面的指導,此外色日還經常向一些寺廟和社區免費送藥。
  “萬事有因必有果,有果則必有因”,對於從一位高僧到成功藥材商的嬗變,色日說,今日他種下善因,日後必得善果,“雖然已不在寺廟修行,但是這些佛學思想讓我受用終生”。(完)  (原標題:通訊:西藏還俗高僧的別樣“修行”)
創作者介紹

kklwhsolvykrh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